福州总算开了一家木工坊,让我能感受城市中的“桃花源”| 易乐聯盟

文章附图
易乐木艺聯盟木工坊第一期
良木智造|福州
我只是一個發起者
所要做的事
是讓大家都成爲設計師

導讀:福州有一家“網紅”店,它即不是咖啡店也沒有花哨的裝飾,有的只是做木工的各種工具,它就是——良木智造。這家店的創始人是一個IT男卻跨界互聯網營銷,還拿了廣告界大獎,究竟是什麽原因讓他半路刹車做木作呢?

藝次元(微信號:artgital)采訪雷雳視頻
【 用木作,传达感情 】
2015年,雷雳的父親過世後的一天,他發現了一把簡陋的老木椅,而這把木椅的來源,大家也猜到了——是雷雳的父親在他上小學的時候親手打造的。“椅子的樣子很醜,但那上面有他的語言。”
“你搬家的時候,會留下的東西多麽?”對于大部分人來說,不能丟棄的便是含著感情的物件。這也是雷雳要做木工的原因:家中至少有一件器具是自己親手做的。

“我只是一個發起者,我们要做的事情是要让大家都成为设计师。”雷雳对于自己的介绍很简单。

80後的福州人雷雳,畢業于計算機專業,卻幹起了廣告人的工作,行銷人、策劃師,都是他的稱號。對于木工他不是專業的,但從小住在北峰山上,家裏的桌椅家具都是就地取材自制,從小的耳濡目染,他對木工一直有種舍不去的感情。

雷雳在自己的木工坊內邊“玩”邊工作

【 寻找共同的记忆,延续下去 】
雷雳說起自己最得意的作品“一只木馬,這個木馬是兒子一周歲的時候我做給他的禮物,他特別喜歡這個,早晨起床一定玩一下下這個木馬。”


雷雳和兒子

一匹木馬,卻聯結著無數人的記憶。每個孩子的童年故事裏都有一匹木馬。

在福州東街口有一家老照相館,不少福州人小時候都在那裏拍過照。前段時間雷雳發起了一個“木馬照”的征集活動。“他們在這匹木馬上有共同的記憶,讓這份記憶可以一直延續下去。”


雷雳收集來的70後們的“共同的記憶”

雷雳收集來的80後們的“共同的記憶”

【 创业,分享一种生活态度 】
雷雳用10多年的工作積蓄,全部投入到木作事業。“這不是冒險,而是生活態度的分享”。


平時不開課的時候,雷雳也常會在工坊裏畫畫線稿,打樣幾個小物件。背後是他畫的油畫,他說油畫和木作一樣,都可以讓自己沈浸進去。

“其實我還算不上匠人,最多算個半路出家的愛好者,還在不斷學習中”。

雷雳就是給人一種很親切很安靜感覺,他就像是這個城市裏緩緩流動的內河,不隨波逐流。

因爲木作,他遇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人。


他們的顧問木作師父,經常叼著煙,操一口純正的福州話。做了30多年的櫥具和木質品,技藝高超,卻不會表達,他們把一生的時間都消磨在喜歡的角落裏。“我想把深埋民間的藝術挖掘出來。”


隨著工坊越來越被人熟知。做手作的人也越來越形形色色。可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這對父女,孩子爸爸說:“以後女兒結婚的時候,就用這把尤克裏裏來伴奏!”


還有一位下個月要臨産的媽媽,和愛人一起來制作對戒。同一根木枝上對開,做成一雙戒指,它們不像金銀可以回爐,如果斷了就是斷了。親手做成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對戒,“想鎖住兩人的聯結和甜蜜”。

木作的意義,不再只是玩味一塊木頭,它可以鎖住記憶,承載著親情、友情、愛情……

【 给你一个空间,创造生活美 】
沿著喧囂的西洪路一路向西,來到祭酒嶺,窄窄的老街道,樹影斑駁得很安靜。一棟獨具風格的樓房矗立街旁——“恩特樓”,像是鬧市中的隱居。良木智造就在其中。


這個空間,是他去年無意中覓得,400平米,簡約不簡單,有兒童區、成人區、器械區,整齊地擺放著七八張工作台,各種木料堆積台面四周,整個空間都充滿著淡淡木香。


爲什麽是智慧的“智”,而不是制的“制”?因爲這不是一種簡單的複制,而是一種創造,一種對于生活的設計。


木勺、砧板、盤子、動物挂架、時鍾......全部都是生活中可以用得到的東西,但通過學員們的設計,它們變得更加獨一無二。


生活于浮躁城市中人,當想要慢下來,傾聽自己的內心,木作,或許是我們和自己內心坦誠對話的最好方式。“在一塊木頭上面留下什麽樣的痕迹,取決于你想印上一顆什麽樣的心。”

【 良木智造,互联网+翅膀的工坊 】


簽約獨家合作設計師,與多家文創開發工作室、家具廠家及多個園區達成戰略合作,他們的木工俱樂部即將誕生,各種主題的展覽論壇,沙龍聚會不斷推出,各路知名藝術家、設計師、手工藝人應邀前來分享交流。


良木智造不僅是木作工坊,在雷雳的規劃中,它更是藝術體驗空間,是城市會客廳,是擁有共同愛好和理想的夥伴的分享社群,是線上線下融合的生活美學的平台。插上“互聯網+”翅膀,創意就能更廣闊地飛翔。


福州店地址:

福州市鼓樓區西洪路518號恩特樓B301


下一篇